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河南和兴置业股东“高小琴”权利掩护下的经济“陷阱”
媒体聚焦  加入时间:2019-01-23 18:58     点击: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 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要始终严格要求自己,把好权力关、金钱关、美色关,做到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坦坦荡荡为官。要加强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教育和约束,要求他们守德、守纪、守法。本期我们关注的是河南省原周口市统计局局长梁洪斌、河南省国原土资源厅建设用地处副处长梁大庆、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梁维三兄弟,他们身居要位,是否做到了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身价过亿的神秘传奇八零后“美女”商人是如何构建起自己的不倒商业帝国的?她与梁氏三兄弟又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让我们一起走进权利掩护下的经济“陷阱”与“阴谋”......

  权利掩护下的经济“陷阱”与“阴谋”

  ——记者对河南和兴置业有限公司股东“高小琴”利用传奇商业帝国设计“陷阱”的深入调查

  本网郑州讯(记者 曾言 日夫 报道 )2019年的元旦过后,记者多次接到郑州王先生的来电和邮件,反映河南和兴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兴公司)股东刘淼疑似与河南省原周口市统计局局长梁洪斌、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原建设用地处副处长梁大庆、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梁维三兄弟权钱交易、官商勾结、招摇撞骗,刘淼打着转让公司股份的幌子骗取了王先生5000万元合同款,又编织美丽谎言骗取了王先生亲属的信任,向王先生亲属借了1000万元……在刘淼编织的与梁氏三兄弟共同构建的商业帝国里,王先生与亲属跳进了对方设计好的一个个陷阱里。他们向纪委部门反映,材料递上去后,如石沉大海,两年多过去了依然杳无音信;他们向法院提出诉讼后,感觉法院其实是刘淼等人非法敛财的帮凶,法院的天平倾斜了,主办法官的良知泯灭了;他们向公安提出控告后,刚刚闪现的一丝希望之火,再次因为有关领导的干预而破灭……

附图一: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原建设用地处副处长梁大庆办公照

  “梁氏三兄弟”是否真的利用了手中的权利为自己和亲友的利益“保驾护航”而忘却了身为一个党政干部的“初心”?刘淼其人有什么样的本领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人几千万的巨额钱财轻松揽入自己的手中?刘淼与“梁氏三兄弟”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和秘密?反映人王先生在维权的过程中处处碰壁的背后是否真的“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横加干预?强劲对手的身后是否真的有“一把巨型的保护伞”?

  记者决定奔赴河南“深入虎穴”,一探究竟!

  一

  王先生:因为和兴公司与梁氏兄弟的“联姻”和刘淼动人的谎言,我们一步步跳进了他们设计好的陷阱中。

  我们到郑州见到了给我们反映新闻线索的王先生,他还未言语泪已成“海”,王先生向我们介绍,2013年7月和兴公司法人刘淼经人介绍找到他们,称其名下位于中牟县雁鸣湖的94亩土地,已经全部缴纳了土地出让金,符合开发条件,利润丰厚,因为资金暂时短缺,所以想给他们联合开发。

  附图二:刘淼承诺要开发的“雁鸣湖”地块

  “刘淼是一个1983年出生的小姑娘,我们之所以相信她的实力,经过几轮磋商与她合作,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她有着非常强大的靠山!”王先生激动的说,“刘淼告诉我们‘周口市统计局长梁洪斌是我爱人,我爱人的胞兄梁大庆是省国土资源厅建设用地处副处长,梁维是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我们往上面的关系也很广,我们一马平川,行政司法都有人,无论谁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我们能合作,确保你投5000万,利润不低于1.4亿!’”

  “我们经过了解,刘淼确实与梁洪斌是夫妻关系,已经生育三个孩子,且刘淼是个绝代佳人版的美人胚子,可谓是一个经商的老手,并且梁洪斌大刘淼二十多岁,应该是靠得住的,实话说,我们确实被刘淼天花乱坠的美丽言词给欺骗了,否则也不会被骗的如此狼狈不堪!”王先生说。

  刘淼承诺2013年9月份开始拉工地的围墙,年底之前主体开始动工,2014年5月份前后待能收取预售房资金后,先将王先生的投资款5000万收回,并且还将利润不低于1.4亿元的条款写入合同。

  “很多精通法律及精通于房地产的专业人士都说,将利润不低于1.4亿元写入合同是极为不正常的,应该是对方有急于用钱的地方,迫切想把我们的钱骗到手,否则不会这样写的——”王先生懊悔的牙齿几乎把嘴唇咬破。双方的《股权转让协议》于2013年8月20日签订了,王先生用5000万购买刘淼在和兴公司30%的股份。

  二

  王先生:陷阱、阴谋、坑一个接着一个,我们防不胜防。

  按照王先生与刘淼8月20日签订的协议约定,王先生一方把先期的3000万元依约转到了刘淼的账户,但是9月底过去,10月又过去了,刘淼给王先生的承诺却都迟迟不能兑现。

  “如果按照协议约定,刘淼肯定先违约了,我们质问刘淼为何迟迟不按照协议的约定动工,刘淼给我们的解释是‘我给你们实话实说,虽然我跟梁洪斌是实际上的两口子,也生孩子了,但是梁家人始终都看不起我,幕后也有小股东,他们多少担心我的实力,不相信我能谈成这么大的事儿,也对你们的实力有点怀疑,当然还有其它一些理由。不过我向你们保证,只要听我的,绝对没有问题,我们再签订个补充协议,补充协议就说你们违约了,同意支付1000万的违约金,事实上这个协议是不履行的,只把约定的5000万给齐就可以给你们过股权了,另外再借给我1000万,其实我是不缺钱的,只是让他们知道这1000万到公司账上了,以后再连本带息还给你们,让他们看到我的能力,你们的实力,剩余的事儿就都迎刃而解了!’当时我们已经投入3000万了,也只能听她的了,当时感觉吧,她也十分真诚。”王先生一边说着,泪水从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溢出。

  2013年12月25日王先生一方与刘淼再次签订了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王先生一方承认自己违约,且承担违约金1000万元,协议内容全部是刘淼自己起草打印好后,由王先生被动的签了名字,当日转给刘淼2000万,至此5000万股权转让金全部履行完毕。王先生的亲属也于12月27日将1000万元以刘淼借款的名义打入和兴公司账户,并且刘淼亲笔打了借据。

  三

  王先生:人有万算,天只一算,我们看穿了他们“官商勾结”的谎言。

  王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将5000万元全部转给刘淼,刘淼借款的1000万元的阴谋全部得逞后,合作的工地还是迟迟不予开工,刘淼各种美丽的许诺一而再再而三的一个都没有实现,他们通过调查才得知上当受骗了。

  经过调查得知,梁洪斌与刘淼其实并没有领取结婚证,双方属于是同居关系。

  2012年和兴公司与省统计局签订了《房地产定向开发协议》,由统计局出面向职工集资了1个多亿,按照刘淼的说法:在国土系统梁大庆的操作下,由和兴公司在郑州东区征地建统计系统住宅楼,因种种原因,征地失败,和兴公司本应将收取统计局职工的钱退回,但是和兴公司、刘淼、梁洪斌、省统计局的某些领导在职工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挪用5000万元,于2013年3月份购买了“雁鸣湖”的94亩地,该地块总价款5660万元。但是和兴公司却没有资金能力开发“雁鸣湖”项目,更没有能力再偿还省统计局的5000万集资款。

  2013年11月份,省统计局将和兴公司起诉到法院,最终和兴公司不仅要偿还省统计局的5000万集资款,并且有巨额违约金。

  “他们真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竟然敢挪用这么大金额的职工集资款!不过人家把一个挪用公款的刑事案件,巧妙地通过民事起诉解决,也确实高明,最终谁都不用坐牢!我们给刘淼的5000万和刘淼借的1000万都填补了统计局的‘窟窿’,他们根本没有用于土地的开发,就是赤裸裸的欺骗!”王先生的一个亲戚气愤的说。

  王先生给记者提供了河南省统计局起诉和兴公司的判决书和执行书,这些文书基本印证了王先生的说法。

  四

  王先生:维权路上我们几乎是“以卵击石”,多个部门没有回应,法院充当了刘淼的帮凶。

  王先生一方认为,身为国家干部的梁洪斌参与市场经济运作、与年轻女子同居生子是严重的违法违纪,按照刘淼多次说过的,如果没有国土资源系统的梁大庆鼎力相助、通力配合,刘淼是拿不到地的。刘淼、梁洪斌等人背后其实是一个利益集团。他们也曾多次到纪委、信访等部门反映,但是各级部门却“推聋作哑”,置之不理,递交的反映材料如石沉大海,几年来杳无音信。

  “我们也曾到公安部门报案,但是公安机关立案后,又莫名撤销了案件,据说是公安厅的大领导干预了!”王先生说。

  王先生的亲属拿着刘淼签字的1000万元借据起诉了刘淼,最终法院判决王先生的亲属虽然胜诉了,但是历时4年多。

  附图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借贷案件中为刘淼争取股权违约金铺平了道路

  “刘淼当初说的没有错,他‘爱人’的兄弟梁维之前确实是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常务副院长,随后调到了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担任院长一职,说身为三门峡法院院长的梁维没有参与我起诉刘淼的案件,打死我也不相信,官司打了4年,快拖死我们了,刘淼狡辩说我借给她的1000万是给她的股权转让违约金,我又没有要他的股权,凭啥说借款是股权转让违约金!你们说法院最终的判决荒唐不荒唐,法院判决我借给刘淼钱是真实的,刘淼应该偿还我,但是同时认定了刘淼应得的股权转让违约金1000万肯定没有得到。一个借款案件,案由只能有一个,但是河南高院的法官周会斌、周新峰、吴延峰一个案件既审理了借款纠纷,又审理了股权转让纠纷!这份借款纠纷的判决,为刘淼起诉违约金案件的胜诉早已埋下了伏笔!”借给刘淼钱的王先生的亲属说。

  记者问王先生:“针对1000万元的违约金,刘淼接下来起诉你们了没有?是在什么时间?”

  “因为刘淼知道所谓我们违约1000万就是彻头彻尾的假协议,所以原本没有起诉,但是刘淼借款的判决书中认定的是,如果刘淼借款了,我们应该给刘淼的违约金1000万肯定没给!根本不考虑违约金补充协议是否真实!刘淼依据这份判决起诉了,。”

  “违约金案件是哪个法院判决的?”

  “郑州高新区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判决的,主审法官是高晓明,她还是法院审委会成员呢,我认为她判决严重不公,通篇判决引用的理由完全是刘淼在借款合同中的答辩理由,刘淼也违约了,按照合同约定只要违约,不管违约哪一条,都承担20%的违约金,但是法院却在为刘淼开脱?”

  “开发区法院是怎么为刘淼开脱的?”

  附图四:刘淼起诉的违约金案件中法院为刘淼开脱的理由

  “我们第一批3000万打给刘淼后,刘淼应该于9月份拉围墙,但是刘淼却没有做到,这个是铁的事实,我们接下来迟点给刘淼打余款是正常的,因为刘淼先违约了,但是法院却在判决中称,刘淼施工的相关手续没有办下来,刘淼不能违法施工,据此不认为刘淼违约!这不是枉法裁判这是什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身在法院系统的梁维利用权力干预这个案件了,刘淼也给我们嚣张的说过,让我们老实点,梁维的威力很大,不知趣,结果会很惨!判决结果印证了刘淼的话!”

  王先生给记者提供了刘淼借款的判决文书和刘淼起诉违约金的相关文书,判决内容确实能印证王先生及其亲属的说法。

  五

  记者到河南省统计局、国土资源厅等多个部门采访受阻。

  1月7日开始连日来记者多次到河南省统计局、河南省国土资源厅、河南省纪委、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等多个部门采访,但是这些部门均以需向领导汇报为由委婉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又多次连线刘淼、梁洪斌等人,他们的手机均无人接听,记者发短信表达采访的意向后也均没有得到回复。

  带着一份重重的嘱托,凭着做为一名记者最初的良知,怀揣着对道德和法律绝对的敬畏,坚持着对公平正义本能的探寻,记者回到北京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大学等多名民法和刑法领域的教授和专家。多名专家一致认为,刘淼伙同梁氏官员的合作是严重的违法违纪,刘淼隐瞒“雁鸣湖”达不到开发条件的细节,将收取的合同款项调补统计系统的“窟窿”、不按照转让协议施工履约,不仅仅是违约的问题,其实就是典型的合同诈骗!借款合同“一案两审”、此案为彼案“铺路架桥”、埋下伏笔,其实就是赤裸裸的徇私枉法,借款合同案件,对借款事实的存在与否下判定论无可厚非,对于本不涉及的其它案件的违约款项盖棺定论不能排除背后关系人情干涉的可能,如此明显的错误,不应简单归结为认识问题,常识判断应归结为主观的偏袒和偏见。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 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要始终严格要求自己,把好权力关、金钱关、美色关,做到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坦坦荡荡为官。要加强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教育和约束,要求他们守德、守纪、守法。本期我们关注的“梁氏三兄弟”“位高权重”,到底与“美女”商人刘淼的商业帝国之间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因果关系?河南省统计局、国土资源厅等部门面对媒体对真相的揭露缘何“退避三舍”、缄口不言?这些部门、这些人缘何能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这一切一切的背后有着怎样的“生物链条”?……

  记者希望上级党委、纪律、监察职能部门能够深挖事实真相,严格依法办案,拷问党性良知,尽快将事实公之于众!不要让司法成为政府腐败的帮凶,更不要让铁的纪委成为了“纸老虎”、“墙头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WangHui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2 16:06 最后登录:2019-01-24 14:01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