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驻马店市中心医院医生殴打患者奶奶,驿城区公安局非法拘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8-12-21 22:08     点击:
河南省驻马店市66岁农家老太刘妹连:市中心医院医生温世芳殴打患童奶奶,驿城区公安局胡庙分局袁文国无故辱骂非法拘押我,至今无人为我申张正义,有苦难言,我比窦娥还冤,
 尊敬的各级领导,各大媒体记者:你们好!
    我是一名军人的母亲,我叫刘妹连,女,汉族,1952年6月19日出生,是一个平头老百姓,驻马店市遂平县人.
    2017年12月26日,这一天是俺生命中灰暗无比,暗无天日的一天!这一天,是驻马店市中心医院一楼急诊科36岁毫无医德操守可言,无视人生命尊严的女医生温世芳对俺2岁小孙女因发热入院医治无效,体温不降反升至38.5摄氏度。不知道通过何等高人何种手段漏入天中中心医院滥竽充数,行医的温世芳不仅不对俺们三人解释清楚,不对2岁小孙女进行有效降温,科学诊疗,反而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行动,却是立马让俺带病滚出中心医院去!随后温世芳找来了两个不明身份的涉黑涉恶面目狰狞的中年人,对我拳打脚踢,温世芳用右手狠狠打一拳打在了我的左侧颅脑和左眼,造成我左眼瘀肿,脑挫裂伤,在我摔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时这个女医生又用脚狠狠踹在我的左腿和身上.
                                    
这两个后来派出所袁文国作为公安系统内部人员的面目狰狞,疯狂行径让俺们家属方,高度怀疑他们为涉黑涉恶社会不明身份的人!这两个人人不仅不去阻拦36岁年富力强女医生对我野蛮殴打,反而是一边倒地一边打偏拳,就是我倒地之际,他们还对着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迈70岁的老太太拳打脚踢!
                                  
2017年12月26日,这一天是我至今提起来都会心有余悸,生不如死的一天,这一天下午两点,我和干女儿,2岁的小孙女因突发高烧而到市中心医院找温世芳治病。一见温世芳医生,她一没有给我2岁孙女测量体温,二,没有做血/尿,常规检查,三没有观察2岁小孙女口喉头是否发炎,没有做好体检,科学诊治就急急慌慌的安排输液,随后我带病童到二楼护士站一量体温为38摄氏度。给医生反映后,温世芳医生就开了一瓶退烧的液体。下午快下班时,这四瓶液输完了.不仅没有退烧,反而体温又上升了,,我们家属去问温世芳医生情况,温世芳语言恶毒的说38.5摄氏度有什么了不起!我能给她升温,我也能把她降到0度!自认为有黑后台相助的她有恃无恐,气急败坏地说:“立马给我滚出俺中心医院去!爱咋咋地!” 
                          
说完了一番话后,温世芳不管不顾的朝医院北边走去。我和宋倩心急如焚:“她这医生温世芳从后门出去,不管俺这苦命的2岁小孙女啦!这可咋办呀?”我抱着小孙女俺还在大厅里翘首期盼,过了几分钟温世芳带着2个气势汹汹面目狰狞的所谓公安干警赶到了打我的现场事发地—医院大厅。
这个所谓人民的医生拳打脚踢在我的颅脑上,造成我颅脑挫裂伤,又一拳狠狠的打在我的左耳上,造成我左眼血肿,左耳听力丧失,(左耳耳聋)!跟着温世芳来的这两名涉黑涉恶身份不明,被胡庙公安分局袁文国认定为公安干警的面目狰狞、气势汹汹后两名中年男子一言不发,看着我被他们打倒在地后也是对我拳打脚踢
事发后,医院值班处领导没人出面处理,被打倒在地的我也得不到他们任何处理结果,俺的女婿李宗杰,男,33岁,宋倩的表弟史杰随即拨打了110报警,20分钟后一个高个警官和一个30岁左右的女警官,大声质问:“谁啊,人呢,谁在这医院打架?”,找到温世芳,他们做了笔录,温世芳当时就承认打我的这件事,随后我们被带到了胡庙公安分局,正在录笔录的我,四肢无力,头晕眼花,口吐白沫,我和家人万分恳求张晋警官他们能找辆急救车送我去医院抢救,他们不屑一顾,不闻不问!
宋倩的姨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随后我被他们手忙脚乱的抬上了急救车,也插上了氧气,但是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正准备发车时,随行的医生被胡庙分局的警官叫了下去,3分钟后上车的医生强行要求我们下车,他说医院没有床位了,我们苦苦哀求,真不行的话,就把我们转到第一人民医院吧,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三天,花去了数万元,一直出现休克,呕吐,病情稍微轻了一点,在医生建议下我被紧急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159医院!
在这159医院,20多天后,我身体大有好转!不知处于何种缘由,黑心干警袁文国三番五次的给我打来电话。在电话中,袁文国对我大吵大骂!(有录音为证)“你快来吧,好让打你的人过来人和你好好谈谈,把事给你处理好,”袁文国在上午11点给我打电话,软硬兼施的要求正住院的我必须去胡庙分局带病配合调查。
2018年2月24日下午2点多时我的水输完了,我找查房医生写了假条说明了情况后去到了胡庙分局,然而等待我的不是公平和正义,而是袁文国处心积虑,不折不扣的强行拘留我,在我这个当时体弱多病,血压高达180的情况下,袁文国不顾拘留所检查发现的不宜拘留情况。袁文国在拘留所苦苦等了1个多小时后,3点多才把我送了进去,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不置死地心不死!我终于被他袁文国这个披着羊皮的狼送进去了这个令我痛不欲生的驻马店拘留所!
                        
五天后的上午11时,我从驻马店市拘留所被放了出来,又回到了159医院治疗,受尽他们非人折磨的我,为了病情需要又到了郑州,河南省人民医院,河南省眼科医院,大桥医院求医。为了治病前前后后已经花费了20多万元!

现在,身心疲惫的我有如下请求:
1、追究打人者温世芳的责任!
2、追究被袁文国称之为公安内部人员的两名社会人员,无故殴打我应负的法律责任!
3、追究胡苗公安分局袁文国的一切法律责任。
                       

刘妹连实名举报,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WangHui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2 16:06 最后登录:2018-12-26 09:12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