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黑龙江呼兰区:涉嫌违法征地千亩仅给党纪处理就算完事?
聚焦三农  加入时间:2014-09-10 23:25     点击:

  今年3月份以来,多家网络媒体曾经以《哈尔滨呼兰区:征地千亩被指违法 国土部门欺蒙记者》、《哈尔滨呼兰区:征地千亩为什么拒不公开审批手续?》、《黑龙江呼兰区:征地千亩用于取土卖钱难道有巨大的黑幕?》为题,对黑龙江省 哈尔滨市呼兰区沈家镇大罗村被指违法征地的问题进行了广泛报道,产生了巨大的反响。据当地多名村民证实:哈尔滨市有关领导非常重视,曾经亲往征地取土现 场,要求将被破坏的耕地恢复耕种,即使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看到青苗。目前,尚未遭到破坏、荒芜了两年多的大片土地已经恢复耕种,同时,有50多名参与违法征 地的官员分别受到党内警告、严重警告等处理,大罗村村书记王国良已经辞职。但是,村民们认为,对于违法征地的干部仅仅给予这样的处分实在是太轻了,甚至有 点“保护起来”的意思。他们还说,1200多亩优良耕地遭到如此大规模的破坏,其中有300多亩已经无法恢复耕种,土地撂荒至今已经两年多了,造成巨大的 经济损失,应当有人承担刑事责任!

  难道此次征地存在巨大的黑幕?

  与此同时,本站再次接到村民举报,称此次征地或可存在巨大的黑幕!

  这封题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钱权勾结倒卖基本农田》的举报信称:

  哈尔滨呼兰区沈家镇大罗村村书记王广良毁耕地300亩,不追责;卖土方近700万立方,近2500万卖土方巨款去向不明,不查;900亩耕地撂荒2年损失264万斤玉米,居然无人问责。

  2012年6月,村书记王广良,村长高翔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动用大型铲车不分昼夜毁地取土卖钱,形成巨坑,对农民造成永久性损害。就在村民要求出示工 程公告和审批手续时,曾经的呼兰区委书记现在的哈尔滨市市长张万平在2012年8月23号到了毁地现场看了看,又无声的走了,毁地更加疯狂,留给村民一片 迷茫,书记王广良当时就气焰嚣张的告诉村民:“不合法没手续,张市长能来吗?”可在2012年8月20日,国土资源部和省国土资源厅12336给的答复 是:此工程确系违法,责令在8月22日前停止破坏,恢复耕种。后来,仅仅过了几天,村民再次咨询时,对方竟告诉村民“已经有了手续”。是市长的到来使毁地 合法了呢?还是12336的答复没有法律作用?

  这一巨大的征地取土工程到2014年3月,才在众多媒体介入的情况下勉强停工,可是,对于300多亩耕地的永久毁坏和900亩良田撂荒2年,2500万巨款去向不明问题,至今也没有追责、问责,涉嫌违法的村书记王国良依然逍遥法外!

  呼兰区国土局一纸整改函就算交差?

  呼兰国土局作为国家土地的直接管理部门,在大罗村毁地案件上,公然不作为,局长金涛想尽一切办法纵容包庇王广良毁地,公然造假,以所谓“高标准农田改造” 为名,把良田改成巨坑,把土方改成人民币,把我们村民改成无地可耕的无业游民。呼兰区国土局公然撒谎,欺骗百姓,欺骗媒体。我们村民和多家媒体多次到呼兰 区国土局要求把信息公开,拿出这1200亩被占耕地的审批手续,呼兰区国土局声称有审批手续,可是领导不在家,就是拿不出来,其实领导就藏在办公室里,就 是不出来(详见媒体相关报道)!

  既然“高标准基本农田改造”项目有合法的审批手续,为什么不能公开审批手续?为什么要停工呢?呼兰区国土局局长金涛,你是在强奸民意吗?你把党和人民给你 的权利,变成敛财的工具了吧?如果没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你会想尽办法保护这大面积的毁地吗?你是局长,你不知道国家的土地政策吗?你不懂土地管理法吗?没 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你会直接挑战国家的耕地保护政策吗?

  沈家镇镇长宫吉仁,没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你会不遗余力的动员农民交地,处处为王广良打掩护吗?你是基层领导,你比谁都清楚这1200亩耕地对农民的重要。 你更知道这1200亩良田全部毁完,可卖到2.7个亿人民币,你知道,金涛局长也知道,张市长也知道,呼兰区朱辉区长也知道,也许还有更多领导也知道这 2.7亿的巨大经济利益,是这2.7亿让你们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悍然挑战习总书记发起的“四风”运动?

  王广良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村书记,居然敢毁地1200亩吗?如果没有强大的后台,他敢如此嚣张吗?王广良利用职权低价囤积耕地380亩,再高价转租;毁 生态林150亩,低价卖给自家亲属;王广良利用社会人恐吓打伤多位村民,还利用职权扣留土地直补款10万余元,并将村民承包地大垄改成小垄,克扣农民耕 地。王广良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却开着100多万的宝马车,其老婆开着价值70多万的丰田霸道,王国良还花费500多万元在呼兰区买了两户楼,其楼房 装修十分豪华,全套高档红木家具价值40多万!瓷砖都由厂家直接安装,处处透着奢华。我们农民种上八辈子地也享受不上这土皇帝的生活。据我们掌握的情况, 王国良早年曾经在北京做过几年物流,但是不仅没挣到钱,还欠下很多债务,后来做不下去了,就逃债跑回了呼兰。请问王国良,你现在没有任何买卖,你的钱是从 哪里来的?为什么上级有关部门不查?

  据我们了解,呼兰区区长朱辉是落马高官李春城的小舅子。李春城就是从哈尔滨起家的,李春城自1998年担任成都市副市长,2011年又调任四川省委副 书记。期间,他带着哈尔滨帮大肆征地、大搞城市建设,终于翻船。而呼兰区的这次征地,居然与李春城的征地手法如出一辙,惊人的相似!我们因此怀疑,呼兰区 的主要领导在此次征地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此次征地背后必然存在着巨大的黑幕!

  村民实名举报揭露王广良的“十宗罪”

  村民们说:如今耕地被毁,村民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原来的村书记王广良却过着土皇帝般的奢华生活!他们还实名举报、揭露王广良的“十宗罪”:

  罪恶一:王广良与私人砖厂勾结抢占砖厂西侧耕地近300亩,卖给砖厂取土烧砖,村民苏兰江不同意出让耕地,被王广良派黑社会打伤,王并扬言不交地花100万要你全家命。苏虽然报案、北京警方已经立案,但此案至今没有处理。

  罪恶二:王广良利用职务便利,强行征收国家早已免除的“三提五统”。村民付国军只说了国家都已不要了你咋还收,就被王广良从呼兰区调来的打手20多人围在 家中一顿暴打,付的老婆膀子被打掉住到呼兰区医院,王广良又追到医院高喊不出院从楼上给扔下去,无奈的付家只好出院回家。

  罪恶三:王广良利用职务之便,强行扣留国家给农民的土地直补款10多万元,59户农民没钱种地上访3年无人管。王广良威胁村民:你告到国务院我也有人,村民无奈至今感叹:人家有后台!

  罪恶四:王广良利用职权将村里的生态林150多亩毁掉,改成水田,低价卖给自己亲属,原来持有此林权证的村民上访无门。

  罪恶五:王广良利用职权以招商引资为名强征我村五队基本农田380多亩,囤积自用,以高价转租给外村人耕种牟利,本村村民只有望地叹息。

  罪恶六:王广良利用职权将村民张凤山还没到期的300亩果园强行调换,撂荒一年后,以废弃地的名义以10万元的低价卖给砖厂烧砖,这笔钱直接进了他个人腰包。

  罪恶七:王广良以给村民建50栋蔬菜大棚为名,每栋套取国家农业补贴款1万元;又以每栋2000元一次性收取村民5年的承包费。这50栋50万元的补贴村民没拿到一分,承包费也是去向不明。

  罪恶八:我村帐目从不公开,所有进出账目只有书记、村长、会计三人知道,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大量的黑地自用,严重的违反了财经制度。

  罪恶九:王广良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村东侧1200亩良田打着高标准基本农田改造和土地合法流转的大旗,将已接近成熟的玉米毁掉取土卖钱,造成直 接经济损失200多万元。百姓无数次上访,直到2014年3月在近百家媒体的干预下,此工程勉强停止,可是这1200亩良田已经有300多亩被彻底破 坏,900亩良田撂荒2年。是什么样的利益使他要急着毁掉青苗动工,不能等庄家成熟吗?又是什麽样重要的工程必须毁掉庄家撂荒2年?有人对这1200亩土 地3年的耕种价值做过预算,土地撂荒这三年将损失多少钱?目前工程停止了,为什么对如此大面积破坏基本农田却无人负责呢?难道真的像《西游记》里面一样, 有后台的妖怪都被带走保护了吗?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是谁在保护王广良这祸国殃民的妖怪呢?难道他后台真的是国务院?这900土地虽然恢复耕种了,但是却承 包给了临村原书记冯国文和镇长宫吉仁呢?为什么不承包给本村村民?

  罪恶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王广良只是一个村支书,却开着宝马七系的豪车,老婆开着丰田。王广良在河北固安有价值360多万的别墅,在呼兰区滨河新区10 单元有一处价值200多万的门市房;在滨河新区有一处价值80多万的住宅,此住宅内部装修就花了30多万;他在呼兰明达小区还有一处价值80多万的住宅。 一个在北京做物流破产回家的人,干了几年村支书,不但还清了巨额外债,还有多处豪宅、豪车,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令人十分费解。

  有关部门调查后 结果不了了之?

  村民们要了两年多,镇政府才于2014年9月将租地协议给到村民手中,村民为自身安全要求将此协议名字隐去。

  村民苏兰江还说:针对我反应的情况,哈尔滨市纪委也曾立案调查,2014年7月,该纪委一位叫巩斌的领导电话通知我去哈市配合调查,我也做了笔录,可在一 个月的等待后,我电话咨询案件进展情况,被告知案件已经移交国土检察部门让我等,会有人联系我,可又一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9月5日,我再次致电 哈尔滨市纪委,被告知,案子已经转到呼兰区纪委调查,但我随后致电呼兰区纪委信访办,对方告诉我根本就没有接到这个案子的信访材料!

  另据当地村民透露:由于取土的同时破坏了公路,就在9月6日(农历八月十三),一位农民在修路过程中遭电击而死!

  村民们由此提出严重质疑:村支书王广良小官巨贪是否属于窝案?是什么原因,市纪委查了一个多月又“移交”了此案,之后又不了了之了呢?王广良公开扬言:我不怕告,很多领导都花了我的钱,领导不会叫我出事的!他为什么如此嚣张?他所指的领导到底是谁?

  如今,中央大力反腐,老虎、苍蝇一起打。王广良充其量不过是只小蚂蚁而已,但是我们村民多次举报,媒体也多次曝光,可是王广良至今仍逍遥法外,这是令人不 能容忍的,也是不能理解的。我们恳请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彻查大罗村1200亩良田被毁案,查封我村账目,重新丈量大罗村的土地,揭开这次征地的惊天黑幕, 打掉保护伞,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哈尔滨呼兰区:征地千亩被指违法 国土部门欺蒙记者

  哈尔滨呼兰区:征地千亩为什么拒不公开审批手续?

  黑龙江呼兰:村官王广良的十宗罪

  哈尔滨以土地流转之名将千亩基本农田究竟干了啥?

  黑龙江呼兰区:征地千亩用于取土卖钱难道有巨大的黑幕?

  民主与法制网报道相关链接: http://www.mzyfz.com/cms/xinwenzhongxin/redianguanzhu/html/1581/2014-04-11/content-995049.html

  视频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wMTc2MTI4.html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xgTYCyrfkg/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5UtoYbkWaD4/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gyMzY4NDUy.html?from=y1.2-1-176.3.2-2.1-1-1-1

  附:《哈尔滨呼兰区:征地千亩为什么拒不公开审批手续?》主要内容摘录

  被毁掉的庄稼

  大型抓斗车不停的挖土

  取土形成的巨坑

  中水一局立的警示标志清楚的告诉人们:这里在取土

  看看取土的深度和黑土层有多深

  2012年12月和2013年5月,多家网络媒体报道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涉嫌违法征占千亩良田的事。但是时至今日,不仅没有任何结果,发生在呼兰区 沈家镇大罗村的征地依然继续进行。今年3月3日,祖国书、中国企业报、中国企业新闻网、中国视点等北京、香港和当地媒体记者,一同前往哈尔滨市呼兰区采 访,呼兰区国土局竟以种种借口和公开的谎言拒绝记者查看征地手续!不知内中包含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呼兰区沈家镇大罗村位于东北黑土带上。据当地村民们介绍:这次被征占的土地属于优质良田。2012年6月份,当时庄稼长势正好,当地村镇干部及有关单位或 个人勾结一起,打着高标准基本农田改造的旗号,扛着看似“合法流转”的大旗,欺上瞒下,动用大型铲车把即将成熟的1200余亩玉米毁掉,不分昼夜取土卖 钱,形成巨坑。

  村民们说:面对如此严重的违法行为,他们却投诉无门,反映问题的材料石沉大海,无人问津。为了堵住村民之口,他们象征性的按照每亩700元至1000元不 等的价格买断了村民永久的承包权!黑龙江省上报的是每亩补偿10000元,而村民每亩只得了1000元。 对于这次征地,村民们十分不解,多次要求公示相关手续,但是至今仍然没有看到。

  村民们还向记者证实:大罗村征地根本就没有办理审批手续,征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土卖钱。他们多次要求查看这次征地的审批手续,村干部根本就拿不出来,但是 谁要是不同意被征地,就会遭到村干部的“收拾”,有几个村民就是因为不同意卖地,村干部就从市里弄来一帮人,把他们打了,有人还被打掉了膀子!其中苏兰江 因为二哥的地被占后告状,村书记王广良竟派20多名打手到北京将其打伤,至今警方未给任何处理。 更令村民们不解的是:2012年12月25日,他们曾经向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和国土资源部反映过,国土资源部和省国土资源厅明确答复他们:大罗村征地确系 违法,曾责令呼兰区政府于2012年8月22前停止违法征地取土,恢复原貌。但是违法征地的面积,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上报的只有5400平米,不是他们反 映的1200亩!同时,他们在2012年12月25日咨询时,国土部门还说大罗村征地取土修路是违法的,但是仅仅三天以后,12月28日,他们再咨询省国 土资源厅,对方就告诉他们说:呼兰区已经补上了审批手续。于是他们就要求看征地审批手续,却被告知:呼兰区还没有送来。

  为了看到征地审批手续,记者曾于2012年12月和2013年4月赶往哈尔滨市国土、宣传部门要求采访,在几个部门绕了好几个弯子后,仍然没有任何部门接受采访。

  3月3日,记者一行又来到大罗村征地现场。村委会主任高翔说,这次征地属于土地整理,就是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即旱田改水田(简称旱改水),土地流转到 2027年,到2027年,土地还归当地农民耕种,征地补偿都发放到农民手里了,一垧地给一万元,一把给齐。记者问:这次征地有合法的手续吗?高翔说:怎 么没有手续呢?钱都给到农民手中了,怎么能没有手续?但当记者问是什么部门批准的,是哪里改造的,旱改水后有什么经济价值时,这位村主任却称自己什么都不 知道。记者看到被征占的土地属于山坡地,对旱改水能否成功产生了疑问。当记者就这个问题试图与村主任高翔探讨时,高翔坚称:“怎么不能呢?挨着就是水田。 人家说能就能,政府的力量大啊,不行就打井。就像三峡大坝,你说水不能引过来,不也引过来了吗?”但是,当地的几位村民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都连连摇头或 干脆嗤之以鼻,因为村主任在场,似乎都不敢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似乎在告诉记者:那不就是扯淡吗?

  对于村主任高翔的说法,村民们并不认可,他们还一针见血的告诉记者:“(目的是取土)修大坝!”还有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大罗村卖给水利投资公司用于修 大坝的土方,每立方据说卖到36元!剩下的就卖给砖厂烧砖了。有人初步计算了一下:按取土深度4米计算,一亩地就能卖出去一万立方土,就是30多万元,一 千亩土地全部取完土至少可以卖到两亿多!

  事实真相果如村民所说的吗?3月3日,记者一行通过呼兰区委宣传部联系后来到呼兰区国土局,在这里的“采访”,令记者们大开眼界。 呼兰区国土局办公室一位叫王俊的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当得知记者是为了解大罗村征占土地一事来的时,他先是说:那里是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项目,什么手续都 有,是省里批的。当记者提出要见一下负责土地监察的工作人员和局领导时,他说负责土地监察的和局领导都不在,都去孟家土地整理现场了,让记者留下电话号 码,他明天联系好了,就让记者们过来。

  第二天,即3月4日,记者们等到上午9点多也没有等到王俊的电话,就乘车再次来到呼兰区国土局。王俊先是问记者们与宣传部联系好了没有,当记者告诉他昨天 已经联系好了时,他又亲自给宣传部打电话,问是否需要宣传部出具什么手续,当电话那头告诉他不需要后,他又给一位名字叫王洪军的副局长打电话。一番请示 后,他告诉记者:王局长说了,一是要宣传部发个函,因为对外宣传需要统一口径,二是要求记者还是去水投公司。记者再三强调,宣传部不是已经明确说了不需要 发函或者开信吗?另外,水投公司只是施工单位,土地对外发包是国土局搞的,征地审批手续必须是国土局办理,我们只是看一下审批手续时,王俊还是那句话:领 导们都不在家。记者称:你们只是电话联系一下领导,让他给管理档案的人说一下,我们看看就走。这位负责接待记者的先生依然不肯联系,坚称主管征地的王局长 不在家。

  这时,一记者谎称要去厕所,却到一楼门卫室打听:王洪军副局长是否在家?对方告诉记者:在家,他办公室就在三楼。记者马上回到三楼,果然看到王洪军副局长 办公室的门开着呢,还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记者马上拉着王俊来到王洪军办公室门口,质问他:“你不是说王局长不在家吗?这不是在家吗?”王俊马 上说:“那可能是刚刚回来。”记者马上反驳:“我们都在他办公室门口看了很长时间了,门一直开着呢。”王俊脸上马上显出尴尬之色,但是他反应极快的说: “你们这样搞就不好了嘛!你们是什么态度?是来采访的,还是来干仗的?!”说着,他就躲进了一个小会议室里,再也不肯出来了。 明明门是开着的,王副局长就在办公室里,却为什么非得说不在家呢?采访到此,记者感到似乎什么都不需要再问了。记者随后咨询了一位农业专家,这位专家告诉 记者:现在水田和旱田的经济产出价值基本上差不多少,为什么要急匆匆的毁掉青苗将旱田改成水田?即使是改造成功了,又有什么价值?何况要荒废15年之久! 这15年的撂荒会造成多大的经济损失?什么项目竟能如此重要,居然要付出荒废千亩良田的代价?他坚称:这里面肯定另有文章。

  在此,我们不想去评论王俊所作的一切,因为他只是负责联系国土局领导的一个中间环节,他可能有他的苦衷,但是呼兰区国土局的局长、副局长们,到底是怎么回 事?你们竟如此怕见记者吗?还是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呢?究竟此次征地是要搞高标准基本农田改造呢,还是为了取土卖钱?是征地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 密呢,还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难道征地的审批手续怕看不成?对于此事,我们将密切关注,并将继续报道。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