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民告官”叫板政府作废批复 当事人执着终有果
国内新闻  加入时间:2017-01-03 10:31     点击: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曾指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然而,湖南邵阳的朱用求,因为自己的良知和正义,没有听有关部门的安排去套取国家的巨额款项,原本一场看似简单的民事案件,最终因为湖南省水利厅的一纸批复损失近千万,几年来,朱用求在追求公平的道路上从没驻步,他坚信正义必胜!生命不止,奋斗不休……

       “杠上”湖南省水利厅天价批复  湖南“民告官”终再审

               ——记者对湖南省邵阳市朱用求五年漫漫诉讼路的深入调查

  本网讯(记者张刘鹏 任粉有 湖南报道)2016年11月22日记者从北京赶到湖南长沙,见到了反映人朱用求夫妇,朱用求六十来岁,中等身材,头发花白,因为多年来睡眠不好,眼睛布满了血丝;他的爱人身材瘦小,满头银发,还未开口已泪水成串。

  一

  湖南省水利厅的一纸批复,让朱用求从“人间”跌入“地狱”!人民法院是护法还是畏权?

  朱用求夫妇告诉记者:2008年朱用求以实际承包人的身份承建了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2010年初,工程全部竣工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按照朱用求与木瓜山水库管理所的约定,木瓜山水库管理所本应支付朱用求工程款16485698元,但是,由于朱用求拒绝配合木瓜山水库管理所做假工程资料,不愿意与政府及水务局相关官员欺上瞒下、出卖良知套取国家水利项目的资金,朱用求万万没有想到,没有得到好处、气急败坏的涉事官员竟然对朱用求打击报复,通过自己“强有力的大手”,通过自己“看不见的关系网络”,让湖南省水利厅专门针对朱用求所承建的工程出了一份《关于隆回县木瓜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变更设计的批复》,该批复为“湘水建管(2010)2号”,(以下简称批复),按照该批复计算木瓜山水库管理所应给朱用求的的工程款仅仅是8827411.86元,一下子少了近800万元,朱用求傻了,虽然朱用求经过多次跟相关领导沟通交涉,但是木瓜山水库相关人员在“幕后势力”操纵下不敢有任何让步。

  附图一:漫漫诉讼路上的朱用求

  俗话讲‘饿死不做贼,冤死不告状’,民间谚语也有‘官断十条路’之说,朱用求告诉记者:“提到打官司,自己当时心里也打鼓,可以吗?明知道湖南省水利厅的批复是“人为”的,也清楚的知道批复依据的文件都是作废的文件,但是心里还是没底,亲戚朋友中很多人也没有信心,‘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很多人都这么说……可原本富裕的家庭,因为跟民工开工资,朱用求已是债台高筑,如果不求助于法律,朱用求今生和来世也偿还不了所欠下的外债,即便诉讼的路再难,哪怕是万劫不复,朱用求也别无选择,他,走进了诉讼之路,可谁曾想,一涉足竟然五年了依然没有尽头……

  2011年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朱用求与隆回县木瓜山水库管理所索要工程款的案件,但是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年的终审判决最终采信了湖南省水利厅的批复,朱用求其实是以败诉而告终。本应得到的近800万元的工程款被政府的一纸批复“蒸发”了!

  朱用求认识到,既然工程款是因为水利厅的一纸批复而压低了,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民告官”!他,要告湖南省水利厅!2014年9月16日,朱用求向湖南省长沙雨花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告官”的行政起诉状,他信心满满的等待结果,经过一审和二审,湖南省长沙雨花区人民法院和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朱用求的诉讼,终审判决的时间是2014年12月,理由是:批复对朱用求没有影响!朱用求哭了,从批复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该批复就是针对朱用求而做的,水利厅其实也这么认为,法院不支持朱用求的理由却是对朱用求没有影响……

  朱用求百思不得其解!

  二

  湖南省高院的再审裁定,让朱用求再次看到曙光,但是主审法官黄一凡的态度却让朱用求喜忧参半!审案等于行窃吗?为何不能公开旁听?

  朱用求说:“这辈子和这一张批复杠上了,因为批复不倒,他的人生就要倒下!因为民工工资,我背上了天文数字的外债!”

  为了打赢这场“民告官”的官司,为了纠正不公的判决,朱用求常年奔波与各个司法机关,饿了吃口干粮,渴了有时甚至喝一口冷水,住着最便宜的旅店,承担着讨债人的指责,忍受着势力强大的对手冷嘲热讽。

  附图二:决定再审的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帝的眼睛终于睁开了,2016年10月13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朱用求“民告官”的案件决定提审再审。朱用求激动的三天两夜没有睡着。曙光来临了!

  2016年11月21日下午4点18分朱用求接到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电话,通知让朱用求11月24日到法院接接受调查,法院告诉朱用求湖南省水利厅也会到庭,是调查双方关于案件的情况,说是调查其实和开庭是一样的。朱用求当即就给自己的律师联系,律师告诉朱用求,11月24日有开庭的情况,让朱用求问问法院能不能变更调查的时间,朱用求将这一情况告诉主审法官黄一凡后,黄一凡法官说:“你本人来就可以了,律师来不来没有关系。”黄一凡法官不同意变更调查时间。

  2016年11月24日记者与朱用求一起到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法院提出应朱用求的邀请,欲对案件进行旁听,黄一凡法官非常着急,黄法官说:“必须是本人或者本人的直系亲属方可旁听,其他任何人无权旁听。”记者及朱用求的其他家属表示:“案件不涉及个人隐私和及国家机密,如果不允许旁听,请出示不能参加旁听的法律依据!”黄一凡法官二目圆瞪,面色憋的通红,依然坚持唯有直系亲属才能旁听的意见。

  朱用求事后讲,进入法庭后,黄一凡法官将一叠法律文书给了他,其中受理案件通知书第二条规定自然人是可以参加旁听的,朱用求不明白为什么公开审理的案件到黄一凡法官这儿就像是行窃一样了,偷偷的来!朱用求不明白黄一凡法官想掩饰什么?

  按照黄一凡法官的要求,朱用求的律师没有到,朱用求一个人到法庭接受调查情况了,但是水利厅来了四个人,加上律师是五个人,整个调查是按照开庭的程序进行的,朱用求不明白黄一凡法官为啥非要把开庭换一种说法,说成是调查。

  针对此案,记者将继续关注!请关注系列报道二。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