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一桩虚假诉讼诬告陷害侵吞财政资金案的成因与现状
法制天地  加入时间:2019-04-26 17:10     点击:

  一桩虚假诉讼诬告陷害侵吞财政资金案的成因与现状

  主任记者 万云成

  【核心提示】河南省平顶山市 24年前突发“抢班夺权”,引伸“诬告陷害”“虚假诉讼案”,24年后河南省高法于2017年第28号《判决书》发展成了 “鬼诉”、“滥审”、“枉判再审案”。申请人依法具状、举证向最高法《申请再审》,最高法有法不依、有案不立、执法推诿。案涉最高检,不审而抗、有错不究;公安部“批示查办”案,无人执行。申请人多次赴京《申请再审》、“实名举报”10个多月了,至今没有立案,无人查办。

  河南省高法2017年第28号《判决书》再审判决是 “鬼诉”、“滥审”、“枉判”。举报人具状、举证向最高法《申请再审》,符合《诉讼法》程序规定。最高法有法不依、有案不立、执法推诿;案涉最高检,不审而抗、有错不究,没有法律规定。举报人多次赴京《申请再审》10个多月了,最高法推给最高检,最高检推给最高法,至今没有立案。

  举报人举报河南省高检副检察长原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滥用职权 编造《调查报告》欺骗李鹏委员长。谁能管?

  1999年马儒钦等人向全国人大委员会举报河南省平顶山市原瑞丰城市信用社现平顶山银行(简称瑞丰社)主任李德永 利用金融诈骗、账外设账手段 侵占公款25万元;以其瑞丰社名义,假借平顶山市检察院集资办企业投资240万元,捞取一顶“副理事长”官帽,后款转省高检,人升“常务理事”,瑞丰社也变成了“河南省高级检察院与平顶山市政府共建单位”。

  省高检集资完成后在郏县购买一座小煤矿,后因政策不准官办企业 该矿返转给了瑞丰社,又因政策不准金融办企业 该矿又以高价卖给了第三人。卖矿收入暗变成了李德永私有财产,瑞丰社被虚构成了“亏空”单位。后经市政府批准,瑞丰社“亏空”由市财政弥补,在金融体改时做了了断。李德永从中渔利9600万元 在省高检大门旁开设一所担保公司,国有财产成了李满圈等人私人“小金库”。

  1999年5月12日,李鹏委员长批示:(时任)“河南省委书记马忠臣、省长李克强调查处理”,后转批省高检“查办”。

  2001年4月20日,平顶山市检察院不经调查 编造《调查报告》称:“虚假出资人(即犯罪嫌疑人)已被关押在了郏县公安局看守所”。其实关押的不是李德永而是举报人马儒钦。近亿元财政资金,亦因滥权枉法流入私人腰包。谁能管!?

  举报人举报平顶山市公安局 有案不查 公然抗拒原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查案批示”。该谁管?

  2010年6月18日,举报人根据河南省豫法第6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事实和郏县公安局关于马儒钦等人刑事案《撤案报告》,向平顶山市公安局举报瑞丰社以虚假股东身份提起“虚假诉讼”,以其“伪造变造金融票证”、“诬告陷害”36人其中被关押致死伤3人。马儒钦被通缉、关押3年零8个月,造成3个公司被查封、注销,直接经济损失1.13亿元。平顶山市公安局接案经查,以“追诉时效已过”,认定瑞丰社转圈“空转”投资 也是入股。 《通知》举报人:不予立案。

  举报人不服,《举报》转呈河南省公安厅,回复:不予立案。实属无奈,举报人向公安部递状:请求关注。

  部长见状“批示查办”,后返平顶山市公安局,通知并责训马儒钦说:“你们这些人动不动就到北京告状,等着吧”!至今无人查办。该谁管!?

  举报人举报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史立民、执行法官田宪民有法不依 野蛮执行。无人管!

  2003年11月12日,平顶山市原市郊联信用社眼看举报人一号楼将被抢光 便顺势以举报人超时效贷款102万元,向平顶山市法院起诉,市法院调解:贷款尚差80万元没有还清(即超标的财产保全150万元减已还70万元),市郊联社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裁定拍卖财产。

  举报人不服上诉省高法,省高法于2003年12月5日裁定:一、指令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执行。

  2003年12月31日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史立民、执行法官田宪民带领10余人亲赴现场抗法执行。当举报单位职员郑建华举证:河南省高法《裁定书》(原件)“中止执行”时,史立民公然当众叫骂:“省高法《裁定书》××不顶 是张废纸,我是法院院长,我说执行就执行,我说不执行就不执行”,即时拆墙 砸店并将商店商品扔到店外大街上。

  非法砸店造成直接损失60余万元,非法拍卖临街门面房四间市价2000余万元,没有给举报人拍完手续。拍卖收入由市法院直接转给市郊联分社主任闫华奇,没有抵顶举报人贷款。

  2018年12月7日,市法院又在时过15年后置(2004)平民再初字第1-1号“中止诉讼”《裁定书》和(2003)豫法民立字第499号“中止执行”《民事裁定书》于不顾,《通知》举报人 再要拍卖房产1500万元。如此作案,仗权夺财不抵债 中饱私囊,举报人逾期24年80万元债务何时能了!?无人管。

  河南省平顶山市 24年前突发“抢班夺权”

  引伸“诬告陷害”“虚假诉讼案”

  24年后最高检最高法 执法推诿谁主沉浮

  虚假诉讼人(即冤案制造人):平顶山银行 原瑞丰城市信用社后“合并”入平顶山市城市信用社,更名为平顶山市商业银行(简称瑞丰社),法人代表牛君彬。

  受害人即申请再审(材料提供)人(指申请再审 豫法第28号《民事判决书》人):郏县振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清算小组(简称振华公司),负责人马儒钦。

  原审判决即2010年6月11日河南省高法豫法民三终字第6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

  再审判决即2017年12月5日豫法(2012)第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

  “抢班夺权”制造冤案

  1994年8月16日平顶山市突发“8·16事件”,原瑞丰社主任李德永借金地公司召开董事会机会突然跳出来说:今天会议我来主持。现在宣布:撤销王付营总经理、马儒钦董事长职务,下面请法院闫主任进场讲话。此时,市法院原经济调解中心主任闫松林进场宣布:从现在起马儒钦、王付营接受审查,随叫随到。马儒钦当场质询:请出示法律手续,答:要手续,可以。就地书写传讯传票、财产查封单,查封了金地公司公章三枚,银行账户、账簿、会计凭证,当场拘禁了王付营,没有立案法律手续。

  事发后法院置振华公司“紧急呼吁”于不顾,连同新华区检察院,接连疯狂对马儒钦及其儿女和振华公司、金地公司、金地鞋城三公司,抄家、封店,冻结一切经营活动,抓捕、关押公司主要职员及市财政局信贷科、建行贷款科、市工商管理局企业科、郏县信用社领导、财会人员共计36人其中至死伤3人,一时间平顶山阴云密布。

  “虚假诉讼”连环作案

  “8·16事件”一个月后,瑞丰社以“虚假股东”身份(即房产股出资没有到位),用捏造事实(即虚构贷款、虚构振华公司股金不到位、虚构“账面转账”),向市中级法院提起“虚假诉讼”,市法院于95年平法经第21号《判决书》判决“振华公司股金出资没有到位”;“另查明:瑞丰社先以房产入股后变更为货币入股”。对此振华公司不服,上诉省高法。

  95年河南省高法经审,依法作出(95)豫经终字第227号《经济判决书》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确认振华公司出资已经到位”。

  河南省高法终审判决生效后,瑞丰社又以“振华公司股金出资没有转入瑞丰社账户”为由再诉振华公司,市法院经审认为“瑞丰社没有交纳200元诉讼费”,判决“撤销立案”。

  伪造票证“诬告陷害”

  1999年4月6日振华公司刚在时任河南省高法李道明院长敦促下,要回已被平顶山市法院查封交给瑞丰社主任李德永使用5年的金地公司三枚公章,第5天即99年4月11日,瑞丰社又以虚假出资股东身份,利用其已被95年省高法撤销案件中,伪造的没有转款的“转账支票”即“瑞丰社93年10月8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为证据,以振华公司出资不到位 捏造事实诬告陷害王付营、马儒钦等人,使其被通缉、关押3年零8个月;关停、注销三个公司,拍卖、查封全部财产,造成直接经济损失 1.13亿元。对此法制日报经济版刘永主任,问平顶山市法院刘副院长:当初李德永向你呈状为什么不收?刘副院长说李德永的“控告是公报私仇”。

  该案原本只是一宗“股东出资民事纠纷案”,但在审理过程中郏县公安局却越权办案先抓人后审理。在没有依法办理捕人手续情况下,赴新疆兵团抓捕振华公司法人代表王付营,当地派出所要求出示证件时,回答:“江泽民是李德永的舅、公安部长是他表哥,你们找他要去”。

  合谋陷害 抗法执行

  合谋陷害:99年4月11日瑞丰社先以10万元重金收买郏县公安局原局长连利民,联合市郊联社利用市郊联社提供的,由金地公司开给市郊联社房租“银行转款收据”和郏县公安局提供的由法院查封的金地公司“现金账账页”中,没有记录该笔收入(即银行转款在现金账上没有记录)作证,指控王付营收入不记账(实际银行账上已经记帐了)侵占公款7万元。郏县公安局刑侦队在没有办理法律手续情况下,将王付营由新疆押回平顶山汝州市关押。经查为错案后以错将错又将王付营并入郏县公安局马儒钦错案中关押。

  抗法执行:2003年11月12日平顶山市原市郊联社,眼看振华公司一号楼将被瑞丰社、郏县公安局查封抢光,便顺势以振华公司已过时贷款102万元向市法院起诉振华公司,经审尚差80万元(即“调解书”中超标的“财产保全”查封振华公司财产150万元,应减市郊联社欠振华公司房租70万元)向市法院申请执行,市法院裁定拍卖财产。振华公司上诉省高法,省高法于2003年12月5日裁定:一、指令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执行。

  省高法《裁定书》“中止执行”下达生效后,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于2003年12月31日由史立民副院长带领10余人亲赴现场,公然叫骂省高法《裁定书》“××不顶,是张废纸,我是院长,我说执行就执行我说不执行就不执行”。即时强行拆墙、砸店并将商品扔出店外大街上。按市价计算拍卖执行临街门面房4间2000余万元,没有给振华公司拍完手续。拍卖收入本为公有资金,却由市法院将其转给分社主任闫华奇据为私有财产。市法院2018年12月7日又置(2004)平民再初字第1-1号中止诉讼《裁定书》和省高法(2003)豫法立民字第499号中止执行《民事裁定书》于不顾,非正文《通知》振华公司,再要拍卖房产1500万元。如此作案、借拍卖再拍卖抢夺财产,以抵债为名行拍卖不抵债中饱私囊之实。振华公司债务何时能了?!(见 (2003)豫法立民字第499号民事裁定书159、市中院拍卖财产非正文通知书160)

  原审判决事实清楚 证据确凿

  适用法律得当 应当维持

  2003年6月18日振华公司被逼 历经10年恶意缠诉,在走投无路情况下向平顶山市卫东区法院提起“反诉”:“请求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没有到位,不享有股东权利确权之诉”。几经“再审”“重审”后,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于2009年11月6日作出(2005)平民初字第47-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没有到位”。平顶山商业银行即瑞丰社不服该判决向省高法上诉,省高法另行组成合议庭“根据双方当事人上诉、答辩情况并征询当事人意见,归纳本案争议焦点:瑞丰城市信用社是否向金地公司履行了180万元出资义务”。

  省高法根据金地公司章程、合同、和政府批文、验资报告、瑞丰社大众路房产证、瑞丰社房产估价函 作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8条:“股东应当按期足额交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定的出资额。股东以非货币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转移手续。……”之规定,于2010年6月11日判决,瑞丰社在金地公司股金是房产股,因房产出资未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故出资没有到位。

  再审判决 没有事实基础、证据支撑

  违反法律规定 应当撤销。

  一、再审判决,有悖民事诉讼法诉讼程序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原告和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1、再审判决中“申诉人 平顶山市商业银行,早在2010年11月17日已经银监会批准更名”灭失。2017年怎么能复活“申诉”?活见鬼!(见证据36)

  2、再审判决中“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已经2015年河南省高法《裁定书》裁定,“平顶山银行与瑞丰社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主体”即与本案不是直接利害关系人 依法没有资格申请抗诉?(见证据158)

  3、再审判决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诉讼请求。

  再审是“抗诉申请人”申请:“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出资已经到位”、振华公司诉求是“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而再审判决却是“瑞丰社货币股出资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驳回振华公司诉讼请求”,判非所请。

  二、再审判决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会计核算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办理会计手续,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账簿……之规定。

  93年10月6日原瑞丰社主任李德永致函煤气公司称:“金地公司在贵单位借款200余万元……由我社代为归还,请作账务处理为谢。”其实93年10月11日金地公司才经批准成立,93年10月 6日没有出生怎么能有借款200余万元?!(见李德永函件121、金地公司营业证75)

  93年10月7日原煤气公司财务科长郝马山(即瑞丰社派往金地公司股东之一)强令其会计代振良,要求“按照李德永和他两人商量的意见”,依照李德永“通知”编制账、据、表财务手续并将其亲手绘制的“虚构瑞丰社资金转圈入股图”交给了代振良。代振良联同瑞丰社会计张萍辉依图“通过账面转账”“分四步走”完成了编造包括煤气公司存款由劝业社转瑞丰社再由瑞丰社转金地公司户,由瑞丰社金地公司户再转劝业社振华公司户,系列转款(亦称“账面转账”)财务手续。其中当然也包括:93年10月8日瑞丰社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转金地公司93年10月16日开设的银行账户201.85万元其中股金180万元、贷款21.85万元和金地公司开出的假收款收据。证人代振良说:瑞丰社搞的都是我办的、假的。

  证人证言

  瑞丰社与煤气公司“空转”对账单

  再审判决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已经变更”,没有事实基础、证据支撑,违反政策规定。

  1、瑞丰社股金变更没有变更证据:工商管理机关备案材料中,没有瑞丰社股金变更材料,只有房产股 没有货币股,瑞丰社的房产股变更没有证据。

  瑞丰社房产股出资,因没有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抽走转卖给了第三人,谓其抽逃股金出资,不是股金变更。

  93年10月8日瑞丰社使用特种转账传票转金地公司201.85万元是没有到账的“空转”支票,不能作股金变更证据使用。

  2、瑞丰社股金变更没有变更理由:瑞丰社于93年10月5日才依法办理完180万元 房产入股手续,仅过三天谁要求瑞丰社93年10月8日再以货币入股180万元!瑞丰社在金地公司依法注册备案材料中没有货币股,金地公司又没有扩股,更没有人要瑞丰社在房产入股后再增加货币入股180万元,瑞丰社又何以自行扩增入股出资180万元?

  3、瑞丰社股金变更违反国家政策。93年党中央国务院政策规定:“约法三章”,严令“金融不准办企业搞房地产开发”。金地公司经营范围正是房地产开发,故此市政府批准瑞丰社以(闲置)房产折价入股。瑞丰社股金不是货币而是房产实物股。

  四、再审判决根据最高检抗诉书确认“账面转账”使用的凭证,不符合法规规定,不能作证据使用。

  1、煤气公司1993年10月15日将200余万元存款由劝业社跨行转瑞丰社,使用的凭证是企业内部“记账凭证”不是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结算使用的“银行进账单”和转账支票,它不能作跨行转款证据使用。

  2、瑞丰社使用“93年10月8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将其由劝业社93年10月15日尚未到账的201.85万元资金转入金地公司是“空转支票”,而93年10月8日金地公司没有成立、没有账户,又是一张不能转款的转账支票。

  3、瑞丰社仅以93年10月10日“金地公司转账支票”,将其由劝业社尚未到账的资金,没有使用“进账单”、没有经人行结算中心结算,由10月15日尚未转进的资金于10月10日又由账面转还给了劝业社。可见“账面转帐”不是资金转帐,而是“数字游戏”!

  从帐面看:“劝业社减少 瑞丰社增加,瑞丰社减少 劝业社增加”账是平了。其实“资金没有随转帐票据流动而流动”,瑞丰社没有给金地公司实际转款。

  对此,河南省高法张院长在审委会上说:“不管有没有转款,只要账平 就可认定是出资已经到位了”。院长一句话 法律成了摆设!

  五、“账面转账”使用的“93年10月8日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是“伪造变造金融票证”。

  该凭证没有“股金”字样不能作股金证据使用;有转款数额但没有资金,是“空头”支票;凭证中资金来源是“暂付款”,不能作股金使用;凭证中有贷款没有借据是虚假贷款;该项经济业务虽已登记入了账簿,其账簿和凭证都是假的,随意编造的。

  瑞丰社在金地公司注册登记备案材料中根本没有货币股,何有货币股转款凭证?

  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没有“股金”字样,何说是股金转款?

  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资金来源是“暂付款”不能作股金投资使用。

  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资金来源是93年10月15日由劝业社转瑞丰社煤气公司存款,93年10月8日该项资金尚未转到瑞丰社,瑞丰社怎么能用该项资金投资入股金地公司?

  瑞丰社股金只有180万元且已于93年10月5日已经验资办理完了房产入股出资手续,谁要瑞丰社于93年10月8日再以货币股出资180万元?

  93年10月8日金地公司尚未成立没有账户,(其账户是93年10月16日开始)瑞丰社怎么能在93年10月8日将201.85万元股金及贷款“投资”转入金地公司?

  93年10月8日瑞丰社转入金地公司201.85万元中,有贷款21.85万元没有合同没有申请没有借据,瑞丰社能给金地公司贷款吗?

  六、再审判决,采信最高检(2012)2号《民事抗诉书》,没有事实基础、证据支撑、法律依据。

  本案是最高检抗诉 河南省高法再审河南省高法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不享有股东权利”确权之诉案。而《抗诉书》确认的事实却不是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主张”,也不是抗诉案中“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而是无人起诉没有立案的振华公司贷款,已被95年河南省高法豫经终字第227号《经济判决书》撤销了的,平顶山中级法院(1995)《平经21号判决书》采信的虚构事实。全篇照抄16页却只字没有提及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令人费解。(见最高检抗诉书、95年平顶山市一审经济判决书)

  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 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九项“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之规定。

  2012年7月30日当事人振华公司接到河南省高检《抗诉立案通知书》,8月15日递交答辩状时当场接到最高检《抗诉书》,证明《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直接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利。

  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 即没有审查就结论认为:“从账面看,瑞丰社股金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一条为保证会计资料真实、完整,……之规定。

  抗诉书认为:“跨行转款没有根据人行结算法规规定进行结算,只涉及对外效力不影响股东之间的权益”,也就是说,股东有无出资,都可以享有股东权益。如此判定,法律何用?!金融秩序又如何维护?

  抗诉书不经抗诉审查程序,“随意改变瑞丰社股金出资形态”,将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无证据变更为货币股。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二十六条“不准公司、企业随意改变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确认标准”之规定。

  抗诉书仅凭一张伪造的“93年10月8日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转金地公司201.85万元“空头”支票,不能证明瑞丰社出资方式已经变更。

  七、再审判决采信《司法鉴定报告书》,不是法律鉴定而是查账说明。

  先看,《鉴定报告书》特别说明:“送检材料来源于省高法,本所不对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完整性发表意见”。

  再看鉴定报告转款分析,鉴定使用的转款证据不是本案要审的瑞丰社房产股出资证据也不是房产股变更证据,而是与本案无关的虚构振华公司借款和“虚构瑞丰社转圈转款入股复制图”。鉴定报告“分析说明:上述“账面转账”过程由下图表示”。

  图中:转款跨行结算没有使用“进账单”没有经过结算中心结算。(下见司法鉴定确认的“瑞丰社虚假出资转圈入股图”)

  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银行结算办法”、“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跨行结算资金流程图”

  再审判决,依《鉴定报告》认定:“瑞丰城信社按照金地公司章程及认股合同书约定已出资到位”。但《鉴定报告》反称,“鉴于1993年10月8日瑞丰信用社向金地公司转款180万元的同期,工商机关登记的是瑞丰信用社对金地公司的180万元出资方式为房产出资,故对于1993年10月8日瑞丰信用社向金地公司转款180万元是否为股金投资款,我们无法进行界定。”

  省高法采信鉴定报告的理由不成立。首先认为只要鉴定机构资质合格,作出的鉴定就叫司法鉴定;其次,“送检材料人”是省高法,只要鉴定符合法院意见就叫法。权就是法,上面交办的案,不论是非,是否合法,谁大谁说了算。如此有悖法律规定的鉴定报告,不能作定案依据使用。

  综上,再审判决根据最高检抗诉案,最高法指令再审案和“申诉人”申诉“主张”案 都是要求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而再审判决历时6年审理,只字不提“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却虚构事实伪造证据又不审而判:驳回振华公司诉讼请求“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不享有股东权利”。……对此在一次下庭走廊上,瑞丰社律师向振华公司律师说你们官司打了20多年不清,我们董事长到北京半个小时就搞定了。振华公司代理律师种全兴说:当然啦,公检法都是你们家开办的!

  国家司法鉴定机构、法律专家意见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法学专家论证会

  全国人大代表原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

  江平等国家法律专家 法律建议函

  最高检 最高法 有法不依

  执法推诿 谁主沉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发现下级法院判决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指令下级法院再审;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一)原判决超出诉讼请求的;……之规定。受害人振华公司2018年5月13日委托律师、代理人,多次依法具状、举证向最高法申请立案再审,要求依法撤销(2012)豫法民再字第28号判决书判决;依法追究直接责任人,原瑞丰社主任李德永、市法院法官闫松林、执行法官田宪民,平顶山银行单位负责人牛君彬刑事法律责任;附带追究民事赔偿及非法执行赔偿责任。至今7个月过去了状不接、案不立,最高法推给最高检,最高检推给最高法,相互推诿,法落谁家?

  再 审 申请 状

  申请人:郏县振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清算小组(简称振华公司)

  负责人:马儒钦 电话:15938947918

  住址: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城区0375首府

  代理律师:吉峰 上海博拓律师事务所法人代表

  电话:15800969628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宣化路300号华宁国际广场中区103室

  代理人:陈思 北京全维和谐法律咨询中心 主任

  江平法律咨询中心专家委员会 主任 法人代表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花园东巷3号南楼307办公室

  被申请人:平顶山银行(原瑞丰城市信用社,平顶山商业银行,简称瑞丰社)

  法人代表:牛君彬

  地址:平顶山市卫东区湛河北路1号

  申请事由:申请人不服本案再审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发现下级法院判决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指令下级法院再审;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一)原判决超出诉讼请求的;……之规定,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申请人请求

  1、依法撤销平顶山银行、平顶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诉讼资格;

  2、依法撤销本案判决书判决;

  3、依法驳回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

  事实与理由:

  本案是2011年元月6日平顶山银行不服本案原审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没有到位”向省高检提起《抗诉申请》,最高检不经审查作出了《抗诉书》,最高法指令河南省高法再审。2017年12月5日省高法作出了本案再审判决,振华公司认为:该判决确有错误,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198条199条200条之规定,依法具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一、本案再审判决,有悖民事诉讼法诉讼程序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原告和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1)本案再审判决书中“申诉人”平顶山商业银行,早在“2010年11月17日已经银监会批准更名”灭失,怎么能于2011年元月6日又死而复活,向最高检提出申诉?(见证据36)

  (2)本案再审判决书中“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不是本案利害关系人。2015年河南省高法第00533号《裁定书》裁定,平顶山银行与“瑞丰社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主体”即不是本案直接利害关系人,怎么能申请抗诉?(见证据158)

  (3)本案再审判决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诉讼请求。

  本案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是:“确认其房产股出资已经到位”,而本案再审判决却是“瑞丰社货币股出资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判决超出了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11项:“原判决超出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之规定。

  (4)本案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因入股房产未办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抽走转卖给了他人,其为虚假出资股东,没有资格参与本案诉讼。

  本案再审判决,违反《公司法》股东出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8条规定:“股东应当按期足额交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定的出资额。股东以非货币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转移手续。……”

  1、再审判决“瑞丰社股金出资已经到位”是虚假出资。

  首先,瑞丰社在金地公司 股金注册是房产股,有瑞丰社大众路房产证、瑞丰社估价函,有验资报告、政府批文。因未办理房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擅自抽走转卖给了第三人,故其房产股出资是虚假出资,没有实际到位。(见证据房产转卖证98)

  其次,瑞丰社在其《抗诉申请书》中“申请主张”虽是“房产股”但出资没有到位,虽有证据但不是房产证而是和平路一号楼振华公司的在建工程,不能作股金出资证据使用。

  2、再审案判决确认:“瑞丰社股金已经变更”,但没有变更证据、没有变更理由、又违反政策规定。

  93年党中央国务院政策规定:“约法三章”,严令“金融不准办企业搞房地产开发”。金地公司经营范围正是房地产开发,故此市政府批准瑞丰社以(闲置)房产折价入股。瑞丰社股金不是货币而是房产实物股。

  没有变更证据:工商管理机关备案材料中,没有瑞丰社股金变更材料,只有房产股 没有货币股。瑞丰社的房产股变更没有证据。

  瑞丰社房产股出资,因没有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抽走转卖给了第三人,谓其抽逃股金出资,不是股金变更。

  93年10月8日瑞丰社使用特种转账传票转金地公司201.85万元是没有到账的资金“空转”支票,不能作股金变更证据使用。

  没有变更理由:瑞丰社于93年10月5日才依法办理完180万元 房产入股手续,仅过三天谁要求瑞丰社93年10月8日再以货币入股180万元!瑞丰社在金地公司依法注册备案材料中没有货币股,金地公司又没有扩股,更没有人要瑞丰社在房产入股后再增加货币入股180万元,瑞丰社又何以自行扩增入股出资180万元?

  瑞丰社在金地公司没有货币股。瑞丰社的所谓货币股没有注册登记、没有验资报告、没有股东同意。

  《会计法》第十二条规定:“会计核算以人民币为记账本位币”。即:美元、日元,货币股、实物股在中国境内注册登记的企业,记账、报账必须以人民币为计量单位。金地公司章程、合同中的“人民币”是股金份额,不是股金形态,即不是货币股。

  瑞丰社所谓的货币股也没有出资。

  金地公司没有账户不能转款。93年10月8日金地公司没有成立,其账户是93年10月16日开设,10月8日瑞丰社怎么能给金地公司转款?

  瑞丰社向金地公司入股没有资金来源。瑞丰社向金地公司入股出资,转款来源于93年10月15日,93年10月8日资金尚无到账,拿什么给金地公司转款入股?

  三、再审判决认定“账面转账”的事实是虚构的,使用的证据是“伪造变造金融票证”。

  1、“账面转账”事实是虚构的。

  93年10月6日原瑞丰社主任李德永致函煤气公司称:“金地公司在贵单位借款200余万元……由我社代为归还,请作账务处理为谢。”其实93年10月11日金地公司才经批准成立,怎么能在93年10月 6日没有出生就有借款200余万元?!(见李德永函件121、金地公司营业证75)

  93年10月7日原煤气公司财务科长郝马山(原瑞丰社派往金地公司股东之一)强令其会计代振良,要求“按照李德永和他两人商量的意见”,依照“虚构瑞丰社资金转圈入股图”编制账、据、表财务手续并将其亲手绘制的“虚构瑞丰社资金转圈入股图”交给了代振良。代振良联同瑞丰社会计张萍辉依图分“四步走”完成了编造包括煤气公司存款由劝业社转瑞丰社,再由瑞丰社转金地公司户,由瑞丰社金地公司户再转劝业社振华公司户,系列转款(亦称“账面转账”)、造证、记账、编表财务手续。其中当然也包括:93年10月8日瑞丰社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票通知”转金地公司,93年10月16日开设的银行账户201.85万元,其中股金180万元、贷款21.85万元和金地公司开出的收款收据。

  2、“账面转账”使用凭证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不能作转款证据使用。

  (1)煤气公司1993年10月15日将200余万元存款由劝业社跨行转瑞丰社,使用的会计凭证是企业内部“记账凭证”不是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结算使用的“银行进账单”和转账支票,它不能作跨行转款证据使用。

  (2)瑞丰社使用“93年10月8日特种转账传票”,将其由劝业社93年10月15日尚未到账的201.85万元资金转入金地公司是“空转支票”,因此时金地公司没有成立,能转款吗?

  (3)瑞丰社仅以93年10月10日,“金地公司转账支票”将其由劝业社尚未到账的资金,没有使用“进账单”、没有经人行结算中心结算,由10月15日转进的资金于10月10日又由账面转还给了劝业社。可见再审判决确认的“账面转账”不是转款证据而是“数字游戏”。

  3、“账面转账”所使用的转款证据,都是伪造变造金融票证。

  93年10月8日、10月16日瑞丰社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即转账支票),转金地公司股金两个180万元,加之金地公司93年10月8日开给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收据,合计股金转款540万元,再加瑞丰社给金地公司贷款21.85万元总计561.85万元全部转账支票都是伪造的。

  一是瑞丰社在金地公司股金总额只有180万元,谁要瑞丰社给金地公司股金转款540万元?

  二是瑞丰社给金地公司贷款21.85万元,没有合同、没有申请、没有借据,瑞丰社能给金地公司贷款吗?

  《证人证言》代振良说:“这些证据都是李德永、郝马山强令我办的,都是假的。”

  四、再审判决,采信最高检(2012)2号《民事抗诉书》,没有事实基础、证据支撑、法律依据。

  本案是最高检抗诉 河南省高法再审河南省高法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不享有股东权利”确权之诉案。而《抗诉书》确认的事实却不是,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主张”,也不是抗诉案中“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而是无人起诉没有立案的振华公司贷款,已被95年河南省高法豫经终字第227号《经济判决书》撤销了的,平顶山中级法院(1995)《平经21号判决书》采信的虚构事实。全篇照抄16页却只字没有提及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令人费解。(见最高检抗诉书、95年平顶山市一审经济判决书)

  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主张”是其“房产股出资已经到位”,抗诉书确认的却是“瑞丰社货币股出资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抗非所请。

  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 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九项“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力”之规定。

  2012年7月30日当事人振华公司接到河南省高检《抗诉立案通知书》,8月15日递交答辩状时当场接到最高检《抗诉书》,证明《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直接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力。

  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 却结论认为:“从账面看,瑞丰社股金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

  仅看账面就断言:“瑞丰社股金已经到位”,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一条为保证会计资料真实、完整,……;第五条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强令会计人员伪造变造会计凭证、会计账簿、……之规定。

  《抗诉书》使用的“账面转账”证据是93年10月7日瑞丰社主任李德永、煤气公司财务科长郝马山强令其会计代振良编造的虚构振华公司贷款事实,不是被抗诉案“审理焦点”,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的事实。

  《抗诉书》认为:“跨行转款没有根据人行结算法规规定进行结算,只涉及对外效力不影响股东之间的权益”。也就是说,只要有帐,股东出资不出资、都可以享有股东权益,如此认为,法律何用?!股东可以只要权益不承担义务吗?

  《抗诉书》不经抗诉审查程序,“随意改变瑞丰社股金出资形态”。将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无证据变更为货币股出资,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二十六条“不准公司、企业随意改变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确认标准”之规定。

  《抗诉书》确认的“93年10月8日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转金地公司201.85万元,“空转”支票,不能证明瑞丰社出资方式的变更。

  《司法鉴定报告书》鉴定不是法律鉴定而是查账说明。

  先看,《鉴定报告书》特别说明:“送检材料来源于省高法,本所不对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完整性发表意见”。不符合会计法第一条规定,会计核算必须遵守真实、合法、完整原则。

  再看鉴定报告转款分析:鉴定使用的转款证据不是本案要审的瑞丰社房产股出资证据也不是房产股变更证据,而是与本案无关的虚构振华公司借款和“虚构瑞丰社转圈转款入股”证据,即没有事实根据。

  《鉴定报告》认定:“瑞丰城信社按照金地公司章程及认股合同书约定已出资到位”,但《鉴定报告》又反称,“鉴于1993年10月8日瑞丰信用社向金地公司转款180万元的同期,工商机关登记的是瑞丰信用社对金地公司的180万元出资方式为房产出资,故对于1993年10月8日瑞丰信用社向金地公司转款180万元是否为股权投资款,我们无法进行界定。”

  省高法采信鉴定报告的理由不成立。首先认为只要鉴定机构资质合格,作出的鉴定就叫司法鉴定;其次,“送检材料人”是省高法,只要鉴定符合法院意见就叫法。权就是法,上面交办的案、院长定调的案,不论是非 是否合法,谁大谁说了算。如此有悖法律规定的鉴定报告,不能作定案依据使用。

  综上可见,本案原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使用法律得当应当维持;本案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违规乱造、使用法律南辕北辙应当撤销。申请人恳请最高法支持申请人请求并立案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具状人:郏县振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清算小组

  负责人:马儒钦

  身份证:410402193801280036

  2018年10月22

  附件:

  《我 的 景区 养 老 梦》

  《我的景区养老梦》是马儒钦2017年8月参加中、日、韩、美北京四国“康养论坛会”写的一篇感言,也是他后半生追求的生活目标。文中“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基地”即“景区养老”项目,其名称系文化部批准。“露峰山牛郎织女文化苑”商标已由国家工商总局批准公示生效。

  “景区养老”是马儒钦几十年的养老观察,也是他家庭养老实践萌生的以爱相系 景区养老 医养结合 健康养老思想,且该项目已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2011年7月中国“七夕文化节”牛郎织女文化发祥地——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辛集乡三街西村(即牛郎洞、牛郎坟等古迹文物所在村)全体村民以村委会名义与河南省牛郎织女景区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600亩《荒山土地转包合同》即“景区养老一期工程”。

  2011年10月鲁山县发改委批准了《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基地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并联同土地局、文化局、环保局、乡政府等11个部门在县政府办公室张主任带领下,经过实地考察评估论证后共同签名,同意河南牛郎织女景区开发有限公司,利用转包荒山土地与牛郎织女文化 投资1.2亿元开发建设“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基地项目”。

  2012年河南牛郎织女开发有限公司在“华合论坛”会议见证下,在平顶山市委书记热情接待下与台湾鸿龙集团董事长、香港霍氏集团副总裁黄福堂先生签订了利用转包荒山投资15亿元开发建设与经营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基地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会议期间合资双方还共同接受了香港凤凰卫视的采访 其“景区山门照”亦已成为党旗高扬上“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十八大胜利召开”的一朵献礼小花载入了史册。(下见贺喜照)

  凤凰卫视贺喜照

  2017年“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基地(景区养老)项目”受到了北京康养大会热烈反响,经与美方 境外上市联盟会主席 纳米医学研究院魏启明博士实地考察后 于2017年12月19日在平顶山市签订了双方共同投资入股 在美国主板上市,总筹资35亿元 利用荒山1.26万亩 建设文化、医疗、养老基地《合资经营合同书》(附合同签订照)。

  合同签订后,2018年6月1日马儒钦第13次向鲁山县政府、平顶山市发改委《申请》立项,开始鲁山县政府说:批项由县发改委负责,发改委说政府规定由土地局负责,土地局不敢当推给了旅游局,旅游局说县政府规定由乡政府负责,乡政府说县长亲自抓,县长不答复。马儒钦只好找市政府、发改委,至今没有批。

  合同签订照

  马儒钦不明白,外商拿钱到中国办养老事业,解决扶贫就业 助推经济发展,地方政府为什么不批准立项,上级部门为什么不管?!

  第十三次立项申请书

  中国牛郎织女文化 健康养老基地

  立项申请书

  平顶山市发改委:

  为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建设美丽中国、和谐社会、健康养老基地,河南牛郎织女景区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儒钦与美国境外上市联盟会主席、纳米医学研究院 魏启明博士,于2017年12月19日在平顶山市签订了由中美双方企业在平顶山市共同组建集团公司,建设与经营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医养结合 健康养老基地《合资经营合同书》。其中中方以其中国牛郎织女文化基地露峰山一期工程,土地转包、文化投资入股,美方以其纳米医学研究成果、医疗技术和设备投资入股,并负责该项目在美国主板上市。

  根据法律规定涉外合同必须符合国家政策,由相关部门批准。现经有关部门初审多方研究同意,对合同中有关条款依法进行了调整。现将给鲁山县政府第十三次调整后项目转呈贵委,恳请批准立项。

  一、项目名称:中国牛郎织女文化 健康养老基地。

  二、项目性质:文化旅游、景区养老、中美合资股份制。

  三、项目规模与投资:

  1、转包土地使用权1.26万亩,其中原牛郎织女文化基地项目一期工程占荒山地600亩;二期工程包括露峰山、仓颉文化属地;宝丰县“众口菜粮”生态种植本计占地12000亩。

  2、总投资35亿元,其中股金10亿元:中方4.9亿元占49%,其中河南牛郎织女景区开发有限公司2.9亿元,仓颉文化属地1亿元,“众口菜粮”区1亿元。美方5.1亿元占51%;境外上市筹资25亿元。

  四、调整后规划方案:

  (一)景区建设与养老:

  1、中国牛郎织女文化郏县汝河湾基地区——主景:原规划露峰山牛郎织女文化大楼,移入此地占地4000平方米四层古式建筑。楼前设“相会”立像,内置壁雕、世界非遗文化群雕、影视动态解说,“天人合一”沙盘模型等。山门为牛郎织女迎宾石门、影壁石雕,楼后两侧:集团公司董事会、管委会,美国纳米医学研究院启明院士工作站。占荒山地6600亩,养老3000人,富硒、生态种植养殖,吃、住、浴、医、金融、文化服务一体化。

  2、鲁山县仓颉文化属地区。主景:仓颉文化祠、三龙戏水,美国纳米医学平顶山分院、牡丹花卉、药材种植、食材供应,占荒山地3000亩,养老2000人。

  3、牛郎织女文化高科技生态种植、养殖区宝丰县“众口菜粮”,占地3000亩,养老1000人。

  (二)景区体制、机制

  1、“景区养老”接受共产党领导,以基地为轴心、以爱相系,在董事会管理下分属三区承包,实行市场经济,独立核算 承包经营奖励制。

  2、公司名称:河南牛郎织女景区开发集团公司,负责文化建设、景区建设、制度建设、品牌建设;负责上市筹资与景区养老管理;负责三区财务总监、质量监督、资源分配、股份管理,执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五、投资效益:

  项目建设5年竣工,建设期内请求减免税费,5年后:

  1、投资回收期为20年,年平均投资回收率5%;

  2、养老6000人、就业3000人。

  以上申请如无不妥,请予批准!

  申请人:河南牛郎织女景区开发有限公司

  2018年6月1日

  外商投资法节选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 主要内容

  为积极促进外商投资,建立和完善外商投资促进机制,主要从五个方面作了规定。

  一是明确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二是明确国家支持企业发展的各项政策同等适用于外商投资企业;国家建立健全外商投资服务体系,为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提供法律法规、政策措施、投资项目信息等方面的咨询和服务。

  三是明确外商投资企业平等参与制。

  四是明确外商投资企业可以依法通过公开发行股票、公司债券等证券以及其他方式进行融资。

  五是明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可以在法定权限内制定外商投资促进政策,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进一步提高外商投资服务水平。

  在投资保护方面,为加强对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的保护,投资法从四个方面作了规定。

  一是加强对外商投资企业的产权保护。

  二是强化对涉及外商投资规范性文件制定的约束。规定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制定涉及外商投资的规范性文件应当符合法律法规,不得违法减损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不得违法设置市场准入和退出条件、违法干预或者影响外商投资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三是促使地方政府守约践诺。因国家利益、公共利益需要改变政府承诺和合同约定的,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权限和程序进行,并对外国投资者、外商投资企业因此受到的损失予以补偿。

  四是完善外商投资企业投诉维权机制。规定国家建立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机制,协调完善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中的重大政策措施,及时解决外商投资企业反映的问题;外国投资者、外商投资企业可以依法成立和自愿参加商会、协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WangHui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2 16:06 最后登录:2019-04-26 17:04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