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知情见证人未拿一分钱 竟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刑15个月
法制天地  加入时间:2017-03-01 17:03     点击:

                  知情见证人未拿一分钱 竟被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刑15个月

  本网讯(记者 郑克邦 冯丽丽 报道)供电所单位收取供电安装材料费时,当时的西大王庄还不是惠民工程(有当时上报的图纸为证),允许收费,是正常的收费行为,当后来该村被纳为惠民工程、不再收取群众费用时,单位把收取的该材料费又返还给村民,然而当时只是知情见证人的刘桂林却被当地法院以所谓的职务侵占罪判刑15个月。刘桂林气愤地说:“我只是一个安装工,钱我没拿一分,是单位收的,是单位行为,最终单位把此款又返还给村民,我只是该事件的知情人,我个人并没有侵占一分钱财,何来职务侵占之说?”

  (一)知情见证人未拿一分钱,何来职务侵占罪?

  刘桂林,阜南县阳光电力维修工程有限公司职工,阜南县赵集镇前小村前小庄村民,身份证号:342127197212052919。

  

  图:卷宗显示,赵集供电所单位收取王世昌等人钱后,副所长朱传荣对此做有工程安装决算书,所长邵厚山对此进行了签字。刘桂林只是知情见证人,没有侵占任何钱财,法院却判决刘桂林个人职务侵占,显然无稽之谈。

  

  图:预算上报图纸显示大王庄为“290”惠民工程,王世昌等人申请的西大王庄拉线装电不在此区域范围内。

  2012年3月,阜南县赵集镇东大村西大王庄村民王庆昌、王世昌、王海森等21户村民,向阜南县赵集镇供电所申请为其新盖房屋拉线装电,该所所长邵厚山安排阜南县阳光电力维修工程有限公司职工刘桂林带李治彦前去测量、勘查。经现场勘查,从西大王庄变压器往南架线,经所长邵厚山初算安装材料费为19800元。由于当时西大王庄并不在惠民配电工程范围内(有当时的图纸为证),收取群众的安装费用合理合法,是正常的收费行为,法律并没有禁止。于是刘桂林与副所长朱传荣就按照所长邵厚山的安排收取王世昌材料安装费17000,王世昌扣除民工费2800元。双方签订施工协议,供电所收此款由副所长朱传荣负责保管、办理。所长邵厚山安排李治彦,从陈寨农网升级工程拆旧电杆搬运到西大王庄王世昌申请区域埋设架线,由于电杆埋设要占群众地,群众不让施工,工程被迫停止,后来协调两次均未成功,那时经朱传荣收的17000元,经刘桂林画图报所长邵厚山签字审核,报到阳光公司做预算有2107.83元,交财务负责人王炳琴入账。剩余款,因材料未购,保管在朱传荣那里,有刘桂林与朱传荣的通话录音为证。

  2013年,西大王庄村被纳入“290”配电改造工程,该工程系惠民配电工程,资金从营销自由资金中列支,不收取群众任何费用,于是赵集镇供电所副所长朱传荣与刘桂林一块把该款退给王庆昌等人。

  刘桂林说:“众所周知,供电所在有工程安装决算书的前提下,钱才能入账,否则单位是无法收钱入账的,但本案奇怪的是,既然有退款表,为什么始终不出现关键证据工程安装决算书,那么该工程安装决算书究竟去了哪里?工程安装决算书能清楚地记录17000元的来龙去脉,就这样,在相关证据缺失的情况下,法院就盲目认定我是职务侵占罪,我是真得很冤啊! “

  (二)刘桂林自己给自己存钱也犯法?司法机关被指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关于阜南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认定的2012年12月2日李桂军、贾树民往刘桂林账户汇款5000元一事,经调取2012年12月2日的银行汇款回执单,这笔款是刘桂林本人用自己的现金5000元从王店邮政支行存入自己账户上的,并不是李桂军、贾树民从赵集镇邮政支行汇给刘桂林的那笔5000元钱(如图),另外2011年李桂军、贾树民汇款5000元,刘桂林也转给了卖电线的采战防,买电线时有单位经手人赵会才、胡彪、李治彦签名为证,并不是刘桂林个人行为,以上所述均有银行交易凭证及交易记录为证。并且在2011年李桂军等人申请拉线装电并汇款时,陈寨村所用电区域并未纳入国家农网改造惠民工程范围内,当时李桂军汇款给刘桂林的5000元,在2012年1月13日转给卖电料的采战防,也是单位行为,并非刘桂林个人行为,同时有采战防开的收据及(2011)143号供电公司文件为证。刘桂林告诉笔者说:“我自己给我自己存钱,难道也构成犯罪吗?每当去银行存钱时,一想到这,我就感到非常恐惧,生怕再被司法机关搞成什么罪名抓走。”

  (三) 民事纠纷行为不是刑事犯罪,用不着大刑伺候

  法律明确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方能构成职务侵占罪,本案在二审时,出庭检察员也认为本案存在定性错误,认为涉案财物不是单位财物,是工程款等费用,检察员认为构成诈骗罪。刘桂林的律师认为,不论是职务侵占还是诈骗均不能成立。刘桂林是阜南县阳光公司的农电工,阳光公司的设置本身就是为供电公司进行工程服务。退一步来说,就算刘桂林即便是以单位名义收取费用,进行施工,其行为也只能是民事纠纷行为,也用不着大刑伺候,用不着把刘桂林以职务侵占罪判刑。这种背景下,原本属于民事纠纷的范畴,被轻率地混同于刑事犯罪性质的“诈骗罪”或“职务侵占罪”,无疑让人备感失望。很明显,一旦放纵这种做法,肯定会严重混淆了民事与刑事法律关系间应有的法治界限,如果出现民事经济纠纷,动辄就要面临被追诉“诈骗罪”或“职务侵占罪”等罪名的风险,如若这样轻易将“纠纷”与“犯罪”划上了等号,这将会是司法界的悲哀,公平何在?正义何在?

  最后,刘桂林说:“王世昌等村民的目的就是为了安装电,公开的找到供电所长,公开的由赵集镇供电所同事等进行劳作,公开的谈论安装电的价格,一切都是公开进行的,何来的‘隐瞒真相、虚构事实’?所谓的隐瞒惠民工程的事情,通过所长的笔录,对此均证明是农户找到其交涉安装电,其告知等免费项目需要时间,一年、两年不定,想提前就自费安装。这又怎么是隐瞒惠民工程呢?希望相关主管部门依法撤销阜南县人民法院(2014)南刑初字第00081号刑事判决书及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阜刑终字第00365号刑事裁定书,使此案得以再审,还事实一个真相,还法律一个公正!”

  最新进展,令人遗憾的是,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无视上述事实证据,以(2016)皖刑申9号通知书驳回了刘桂林的申诉请求。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