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四川籍民工在西安惨遭毒手 打黑办你敢打吗?
法制天地  加入时间:2012-07-14 08:07     点击:

西部新闻网重庆站讯(谭建明王尘)躺在西安交大第二附属医院骨科一病区的四川籍农民工彭伟很困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在西北工业大学重点工程的工地上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拉上车打成重伤后弃置于户县的街头。事发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公安机关立案未果,打人凶手逍遥法外,相关单位也无人过问,更不用说承担昂贵的治疗费用。西安市的打黑办什么“零忍让”你们会处理吗?打黑办你敢打吗?

 

 

西工大重点工程工地 四川籍农民工深夜惨遭毒手

2012年6月1日晚11点左右,座落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东大镇的西工大某重点工程的工地上,闯入五六名不明身份的人,将承包该工程劳务工程的陕西腾龙劳务有限公司西工大项目部经理彭伟拉上早已准备好的面包车后扬长而去,腾龙公司员工立即拨打110报警电话进行求助。

“那天晚上莫名其妙的停了电,我还在睡梦中,房门突然被砸开。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就是他,他就是项目经理。然后就被堵住口,蒙住头,拉上车。遭到不停的毒打和砍杀,直至昏迷。我听见的那个声音就是与我们合作的陕西宏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主管材料的郑某。”躺在病床上的彭伟想起那晚的遭遇依旧是心有余悸,愤怒无比。

2012年6月2日凌晨三点多,彭伟被群众发现后送往西安户县医院,户县医院随即向公安机关报警。接警的户县城西派出所民警杨水平在第一时间赶到,因彭伟伤情严重陷入昏迷,户县医院下发病危通知书,并迅速将彭伟转至交大附二院。

“作为腾龙公司西工大项目部的经理,我没有和人发生过个人恩怨,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伤害。而惟一怀疑的对象就是工程发包商宏丰公司老板田某。”彭伟掩饰不住愤怒的说。

 

 

重点工程竟纠纷不断民工受伤也无法立案

2012年3月21日,腾龙公司的劳务人员文波及其父亲文可银也遭到一伙手持大刀和棍棒的不明身份的人的殴打,伤势严重。腾龙公司报警,但犯罪分子至今逍遥法外。6月2日上午,腾龙公司的临时活动板房遭到300多名手持大刀和棍棒的社会闲杂人员的打砸。同时,动用了挖掘机械,摧毁腾龙公司人员所住临时板房,连同农民工的衣服财物和腾龙公司价值30多万的办公器材、公司重要资料和施工材料一并毁坏。

案发后犯罪分子打伤弃置异地并没有任何索取财物等威吓手段,可以理解为纯粹的经济纠纷。接到报案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进行了拍照、察访等。针对彭伟提出的案发时听到的声音嫌疑人郑军锋也做了调查取证。只是郑军锋有不在案发现场的人证,也不能仅凭受害人的一面之词抓人。我们一直在进行调查,立案是需要相应的法医鉴定,根据受害者伤情的严重程度才可以定性为民事或刑事的,所以目前还没立案。”案发地西安市长安区东大派出所某所长无奈的说,“6月2日腾龙公司临时办公和员工住宿的活动板房被推倒的事情,已经查明系宏丰公司所为。因腾龙公司一直延误工期不积极合作的情况下已经于5月20日与腾龙公司单方面解除了劳务合作协议,腾龙公司却一直滞留工地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万般无奈之下才发生了毁坏活动板房的事情。并且,宏丰公司目前已经将腾龙公司告上了长安区人民法院。”

据记者调查腾龙公司所提供的相关资料后得知,宏丰公司自称的于6月2日打砸的腾龙公司所住活动板房根本就不属宏丰公司,而是腾龙公司从之前的劳务承包商——陕西森隆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移交过来的,建房款由腾龙公司全额支付;宏丰公司自称的单方面解除与腾龙公司劳务合同的理由也不充分,腾龙公司之所以自3月21日停工至今,首先是因为3月21日发生的员工文波和文可银被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员打伤的事件,民工认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无法保障。其次,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工程所有方设计变更、专家论证、技术方案的改进和宏丰公司主材供应跟不上等诸多原因而导致经济损失巨大且一直没有给说法,导致腾龙公司单方面一直停工,也导致宏丰公司单方面解除与腾龙公司的劳务合同;在腾龙公司之前,宏丰公司与陕西另外一家劳务公司——陕西森隆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也因为合作中出现问题,当农民工到长安区政府上访之后协调发放农民工工资之际,遭到了宏丰公司内部人员的殴打,在至今没有正式的解除劳务承包合同的情况下,又将腾龙公司拉进了同样的拖欠劳务工资的漩涡。

一个西工大重点工程的工地上竟然因为工程承包商和劳务承包商之间的经济纠纷而接连发生如此恶劣的农民工伤害事件,其中的经济利益链究竟如何?原因何在?

牵扯各方不知情无人管 川籍重伤民工康复治疗路在何方?!

据记者调查得知,西工大此重点工程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进行工程承包资格认定的,总承包商是陕西省安装总公司,分包商是陕西宏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劳务承包商开始是陕西森隆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在因为各种原因协调未果且未解除劳务承包合作协议的情况下,宏丰公司又将劳务转包给了腾龙公司。在这样复杂的建设工程总承包、分包、转包的过程之中,往往因各种经济利益的牵扯而出现各种问题是无可避免的。但是,民工被无辜伤害的事件接连发生,则不能不引起各相关单位的高度重视,更何况身受严重伤害的农民工彭伟至今因为资金短缺而无法进行有效的手术治疗和后续康复训练,各相关单位及其相关主管部门难咎其责?

当记者采访西工大建设指挥部基建处相关负责人时,办公室一杨姓工作人员先是说领导不在,反映的农民工被打的事件他们根本不知道。后打来电话说领导说采访必须经过学校宣传部的批准。记者电话联系校方宣传部某部长的时候,某部长强调,学校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工程总承包给了陕西安装总公司,至于其他的事情校方不知道,也与校方没有任何关系。在记者再三请求下,李部长才答应可以采访,而当记者再次赶到西工大建设指挥部基建处的时候,接待室大门紧锁,采访负责该工程的某处长时说是刚出差回来,确实不知情。让记者到工程科,到工程科后一领导模样的人说什么都不知道并拒绝记者的采访。

当记者电话联系到陕西宏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史某时,得知记者要了解的事情后,史某说正在开会,会后一定和记者联系。两周过去了,至今没有任何联系。

随后,记者来到陕西省安装总公司办公室,将事情给办公室叶主任介绍后,叶主任说:“我们是建筑一级总承包商,宏丰公司是我们的分包商,你说的腾龙公司是劳务承包,这样的建设工程承包体制是目前国家允许的。至于民工被伤害的事情,我们这里目前还不知情。我会尽快与项目经理联系,然后给媒体一个圆满的答复。”可是,至今已近三周,依然未见任何答复。

    记者赶到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东大派出所采访彭伟伤害案时,值班民警说必须得到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的批示;第二天,当记者来到公安长安分局得到相关领导的批示再次来到东大派出所采访了某所长之后,要求直接采访当时东大派出所彭伟伤害案出警民警时,某所长说办案民警正在分局汇报工作,下午回来后会尽快与记者联系。20天过去仍无人联系,更无从知晓最新进展。

西工大宣传部官方回复:是否有责任,法律说了算!

7月7日下午,记者赶往西工大老校区,见到了受西工大宣传部李部长授权答复记者的宣传部高副部长。高副部长明确的说:一是此次事件的发生地相关西工大重点工程之名称属保密,必须隐去;二是西工大在此次事件之中的责任只能由法律说了算。当记者解释并非责任评判,而只是想从基建处了解西工大在此次重点工程承包过程的具体细节时,遭到高副部长的委婉拒绝:我得到的授权只有以上两点,其他事宜我无权回答,也无法回答。

躺在交大附属二院骨科一病区的彭伟的妻子蔡小会告诉记者:“医生说是最好尽快动手术,但几十万的手术费用和后期的康复性训练费用我们根本无法承担。医院的床位很紧张,因为资金彭伟的手术不能如期进行,从而失去最佳的手术治疗时机。并且,随时有因资金不能及时到位而被赶出院的可能。而案发已经整整一个月了,除了通过派出所协调宏丰公司答应给几万元的人道救助资金先行支付而至今没有到账外,并没有西工大校方、陕西省安装总公司等其他相关单位的只言片语。”

我们怀疑这个事情就是那个打着宏丰公司旗号从陕西省安装总公司承包到工程的田某所为,他有自己的陕西千阳置业有限公司根本就不是宏丰公司的人。听人说,他仗着自己外甥是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或者副队长),在承包工程的时候,与任何一个合作者有矛盾就叫社会上的人来收拾,而当地警方也是睁一支眼闭一只眼,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彭伟的妻子蔡某愤慨的说。

没错,再大大不过法律。农民工在西工大重点工程工地上受到不法分子的伤害,西工大、陕西省建筑安装总公司和宏丰公司都以不知情或者拒绝采访不予理睬,难道这就是这些单位的以人为本吗?其中是否存在着利益黑幕?无辜伤害民工的事件接连发生,为何当地警方一直在查却一直没有结果?无论如何,一个四川籍在陕民工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和关注,彭伟的及时治疗和后续康复训练亟待得到相关单位及其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http://chongqing.xibuxinwen.com/Html/?1866.html

责任编辑:时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WangHui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2 16:06 最后登录:2018-10-28 19:10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